秋读阁 > 都市亚博yabo滚球 > 鉴宝天下 > 第684章不相信
    赵铭眉头蹙得越发紧,抬手就想要一掌揍在秦浪身上。岂料他这一次变得聪明起来,以最快的速度闪躲开来。这一次,赵铭并没有打到他。

    “赵铭,每一次你都这样,反正这一次我学聪明了。”秦浪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可就在他得意的那一瞬间,赵铭再一次伸出手重重地打在他脑袋上。

    “啪”一声,声音有些响亮。

    秦浪痛得直捂着自己脑袋,不可思议的望着赵铭。他身为他的好兄弟,他居然敢下如此狠手?他这么做简直就是太过分!秦浪发誓,若是他不跟自己说道歉了,坚决不会原谅。

    “赵铭,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我的脑袋迟早有一天会被你打成一个傻子,等到时候我要是傻了,你就得给我负责我的下半辈子,还要给我讨老婆,努力挣钱养活我的孩子,否则天打雷劈!”秦浪气愤的吐槽。

    赵铭板着脸色,从打到他脑袋开始,他的视线就一直不曾落在秦浪身上。这家伙的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一天到晚的就知道揭他的老底,不知道,他现在十分严肃的开始玩耍起来。

    反而是无意间拉起苏悦岚娇嫩的小手,颇为郑重的说,“我现在很严肃没有跟你们开玩笑。悦岚,你再重新好好看一下,或许会有一个新的发现。”

    只要苏悦岚发现这一块文物不大对劲,她一定会去跟他的老师说明,到时候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这也就省了一大堆的麻烦事。但是很明显,他从一开始就高估了苏悦岚的能力。

    赵铭现在的一举一动着实是令人怀疑,如果还真的如秦浪所言另一方面一窍不懂的话,那么他又是怎么发现的这其中有一个不大对劲啊?

    苏悦岚根本没有太多时间沉浸在这,她仔细的摸了摸那个刀子,在感觉上面还是雨一开始一模一样,她并未看出有任何不同,反而觉得与其他的不是一模一样。

    “你并没有察觉出有任何不对劲的事吗?”赵铭疑惑不解。

    “我觉得并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苏悦岚十分肯定的说。她有些不大明白为什么赵铭一直在说这其中一个小巧玲珑的刀子不大对劲呢?还是说因为她的能力太浅,以至于他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赵铭的能力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就会鉴宝。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他们两人都保持怀疑的态度。

    秦浪刚才还像个小孩子一般上蹿下跳,到了这回倒是严肃了许多,就好像是感同身受赵铭现在的感受。想要给予他一丝丝安慰。

    更何况赵铭与苏悦岚两人,在其他事情方面他当然会义无反顾的站在他的兄弟身旁,可是在鉴宝这一方面,他真的是无能为力站在他这边去相信他所言的。

    毕竟他们两个人的能力,还是苏悦岚厉害一些。

    可是他们两人都不知晓,赵铭其实是鉴宝界有名的鉴宝大师。他提出了质疑他就说明这个东西真的有问题。只可惜现在的他们并不知晓他的这一重身份,一度的认为他对这方面根本不懂。

    “赵铭,我们俩人都知道你很想要当上鉴宝师,但是以你现在的能力根本不够。合计你看看,这里面有多少考古学家还有一些鉴宝师的存在,他们那么强大的能力都不曾发觉出这有任何不对劲,你觉得以你的能力可能发现吗?”

    “更何况不是我们不想要去信任你,而是你现在的能力还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高。”

    苏悦岚也是一脸担忧,“是不是最近事情太多,以至于你身体劳累过度,产生了一丝幻觉呢?”最近的事情太多,连带着一向精力充沛的她最近也发觉自己的身子大不如以前。

    跟这两人现在完完全全就是有理说不通,赵铭也懒得继续解释下去,“算了,这件事就当我从未说过。”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恐怕关于这个令他疑惑不解的问题还要等好长一段时间才能知晓。

    只希望有人能够发现这是所有文物里面,有一个被替换成假的。只可惜若不是对这些十分了解的人,根本无法看出这其中的不对劲。

    “要不然我们先回去好好休息?等过几天林博文教授他们把这些公之于众的时候我们再来看一看。”苏悦岚提议。

    而且现在还有一个杜月康正守着他们,想要出手对他们不利。而在人多繁杂的时候,才是最好休息的机会。要不然到了晚上周围一片寂静路上好无行人,杜月康如果想要动手,也就轻而易举多了。

    “走吧回去。”赵铭也不太想继续停留在这里,他需要回去好好思考一下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为什么林博文教授给他的感觉越发觉得不对劲呢?有着太多的问题需要他去解开。

    然后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时面前出现的男人令他们三人顿时顿住了脚步。

    “这时候你怎么会出现在这?”看着面前熟悉的男人,赵铭不禁十分好奇。他记得爱新闻颜曾经说过,他准备在荒山野岭度过他的这一辈子,从今往后都不会踏入城市的一步。可是现如今忽然之间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赵铭越发觉得迷茫起来。

    “这件事说来话长。”刚才看见他们还满面笑容,这会一改刚才的笑变得不苟言笑起来,“我一开始也跟你们说过准备在这荒山野岭之中待我的下一半辈子,可是在你们离开之后,我祖宗的坟墓突然被挖。”

    爱新闻颜的话彻底是让三人震惊。他们离开前还好好的,并无任何人追踪军令的下落。可是他们一离开,居然就有人想要抢夺军令。可最令人感到好奇的是,从沙漠开始,赵铭未曾将军令的消息告诉过任何人,理应来说,关于军令不可能会被人知道。

    越来越多疑惑不解的事情发生,赵铭心情变得十分凝重。

    “为什么无缘无故会发生这件事?”

    爱新闻颜继续接着说。

    “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全部坟墓都被挖开可是里边的东西并无任何一样丢失。而在后面我也突然之间遭遇他们的威胁,一定要我将军令交到他们手上。我表面上答应他们,但是最后还是带着军令一同逃跑,没想到就那么巧得知你们三人在这里。”

    秦浪想想早已忘记先前在山上说的话,挠头,“那你跟林博文教授是怎么认识的?又是因为什么原因,你居然可以进来这里面。”

    “你们忘记了吗,在山上时我曾经告诉过你们在十几年前我是他的救命恩人。而就在我逃命的时候他打来电话,平时他就将我带来这里。而我也跟他说明了一下我暂时的情况,而且那时候正巧看到他们正在研究沙漠里行走过来的文物。于是就连同你们千辛万苦给我的军令交由到他手上。”

    “我有一件疑惑不解的事情需要询问,不知道你现在是否有空?”或许,以爱新闻颜的能力他发现的出来。

    “自从遭遇到追杀之后,我的日子就十分悠闲。有任何问题你大可以问我。”现在最主要的是,爱新闻颜他最希望弄清楚到底是谁一直想要他手中的军令,对方的目的又是什么?

    赵铭带着爱新闻颜来到了在沙漠里寻找到的文物面前,“你看看这些都是在沙漠里寻找出来的文物,你有没有发觉,这里有哪一块不打对劲,与里边所有的人都有些与众不同。”

    爱新闻颜年轻时是一名非常出色的鉴宝师,虽然后来发生一些事情回到山上去,十几年来都不曾鉴宝过。可是他先前知道的那些东西并没有遗忘。

    “你这是想要跟我叙说什么?”

    “我只是想让你看看而已,或许以你的能力能够发觉出一些东西。”秦浪是不可能发觉起来,连带着苏悦岚也是如此。这一次他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存在爱新闻颜身上。

    如果连他都看不出来的话,而她的身份又不能遭遇到暴露,这件事只能就这样算了。但是不将事情弄个一清二楚,他心里一颗亦或者心自始至终无法平静下来。

    秦浪突然之间从一旁冒出来,拉住爱新闻颜的手,“你根本不用搭理赵铭,今天不知道他到底发了什么疯,以至于一直纠缠着这件事不放。而眼前的这所有文物都是真的,他非得要说有一个是假,不知道他是受了什么打击以至于这回胡说八道起来。”

    “秦浪,我现在正在说正经事,麻烦你不要在一旁捣乱好吗?”赵铭很少像眼下这么生气。特别是秦浪总在一旁自以为是的捣乱起来,赵铭一颗本就烦躁的心越发烦躁。

    秦浪态度也倔犟起来, “我并没有在捣乱,我也不过是在陈述事实罢了。”

    秦浪发表自己的意见,“你本身就对鉴宝这一方面一窍不通,但是我实在不明白你为什么就不能将自己的眼光看开一点,即便是不能当上鉴宝师,你也可以去寻找一下你其他的特长,没必要像现在一样吊死在一棵树。”

    赵铭感觉自己整个脑袋都快要炸开了,“你现在根本不懂我到底在做什么。”

    “你别说你不懂我到底想要做什么,连带着我认识你那么长时间来,我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我真的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一直要死吊在一棵树上?你明知道你在鉴宝这一方面能力,可偏偏就是不死心,一直总想着你会成功,可是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你什么时候成功?”

    “就像是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在这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是真的,你非得要说有一个是假的。你真是一天到晚都不给自己添加一些麻烦你就不乐意了是吧?”秦浪像是一个吐槽的垃圾桶不停的将自己的意见发表出来。